一见如故.

一见如故。 

 

—–久别重逢,与你仍一见如故。

我等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路口,与你一见如故。

时光流淌,我们的想念蜿蜒绵长。

不计较天气,只在意温暖。

 

冬天是一把锋利刀子,把所有的心情都劫持在被窝里。

如果我看见你,我不会跟你强调这里的天气有多么好,请你也不要叨唠要多吃点。

 

如某所说,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。那么到现在已经没有令人恐惧的东西了。

最多也就是ctrl+A,然后Delete.

 

如果遇见把真挚感情当成一种交易或是一种目的的人,请让自己冷静。

要遇到的人那么多,你怎么能够拒绝呢。

 

后来我知道那不是冷漠,也不是冷战。

是强烈的抵触,彻头彻尾的抵触。

有时候一旦事情不如想像中的那样,从里到外便会有全局的排斥。

 

我与你不见多时,话语甚少,但是我一直有着盛大安全感。(金山,360,卡巴斯基都靠边站…)

我知道,重逢后,我仍与你一见如故。这是只有你能给的感情。

 

学了程序语言之后知道了不管多么复杂纠缠的事情,最终都不是过是一层逻辑关系。

要么是,要么不是。

 

如果你连方便面都懒得吃,那么你还有什么样的乐趣。

这问题我拒绝回答,如果跟你说了,我的生活就什么乐趣都没了。

 

生活是一堆色彩的叠加,涂一层蒙板,就什么都可以抺去了。

每个人都只有24小时的内存。

 

守株待兔的人不傻,傻的是那只兔子。

就好像你一直开着qq,但是那一边却一直在观望。

 

我们不仅要知道一个qq占了我们的电脑多少内存,我们更要明白,它在我们的生活中占了多大的内存。

所以我们既不做那个待兔的人,也不做那只兔子。

 

有些东西的产生,要解决的问题比制造的问题还要多的。

如何繁衍,到如何覆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上为乱语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泾渭分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-下为正文

<灯光。>

你一出现,光线都黯淡了。

水一样涨起来的明亮,窒息了我们的欢笑。

不需要寒暄,我们一见如故。

所有的激动都泛滥了,在心里澎湃。

 

 

<天花板。>

一览无余的,是我们的偏见。

横七竖八的心情,忽远忽近。

平常的时候,人们偶尔还会在意地板是否干净。

却一直忽略了头顶上的天花板,只等到自己受了伤,才傻傻地凝视它。

 

 

<意义。>

当你试着去深究一些事情的意义时,你会发现一切事情在此刻仿佛都失去了意义。

因为置身其中,所以忘乎所以。

即使最后粉身碎骨,也全力以赴。

没有意义的意义,让人更觉得踏实,并且安分。

 

 

<桎梏。>

台上是疯子,台下是傻子。

台上的不得不演,台下的不得不看。

生活到底只是一场意外,一场不断被重演的桎梏。

然后流年无声无息。

 

 

<向前向后。>

因为有这么多的不如人意,所以人们总是在计较着过去。

总是在回忆里怀念那些脚印。

其实现在不是挺好么。以后的你不一样是会怀念现在?

只不过那个时候你已经忘了伤痛,就像现在,把所有的悲伤抹得一干二净。

 

 

 

 

<好吗?>

然后胡子一天一天吆喝着你的苍老。

我所想要的,要么和你在一起,要么自己一个人。

不要在我面前随便称兄道弟,如果你的字没有写得比我好。

可是我知道,你的字一直写得比我好。

 

 

<路过了吗?>

那些在生命中来来回回的人,到最后都不过是一堆脚印。

时间是拖把,把脚印扫得一干二净。

我们心里盛大的欢喜,是一场来不及眷念的眷顾。幸福与幸福无关。

亲爱的我们,亲爱的你。

 

 

 

<如此而已。>

有时候会很愧疚,但是愧疚得心安理得。

因为毕竟关于自己,所以无从说起。

回忆错位成方块,凹凸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。

你看不见我,我也看不见你。

 

 

 

<电话这头。>

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来不及了,电话才会匆忙响起。

我们都很冷静。

这个时候可以安排一阵很冷却很微的见吹过,让自己寒颤。

你是不是还没有吃早餐?

 

 

 

<一直。>

我一直想要在一个心情很明亮的早晨,写一些关于那些可爱的小时候。

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,上课说悄悄话,被老师捏脸。

下课的时候忘记了疼,然后看着对方红肿又遗留着粉笔灰的脸彼此嘲笑。

到现在,我自己一个人上课,你在远方工作。

 

 

<不知不觉。>

这么多年,总是会庆幸有这么一个你。

固执着彼此的梦想,时间分流。

等到天气差不多了,我再去看你。

我是可以一下子就出现在你的面前的。

 

 

<然后。>

我等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路口,与你一见如故。

公车上,隔着玻璃,我在你的城市,来来回回。

狂欢之后,我们不寂寞。城市熄了光,我们燃起火。

久别重逢,与你仍一见如故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Fine fine weather,fine fine mood.

 

 

 

suliuer.

2010-11-01.

 

评论

(required.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