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杂音.

城市杂音.

从一种信仰到一种生活。过程是面目全非的。

用锋利的切割致以空间模糊的定义,我心中的城市拨地而起。

从边缘到中心,城市每一个小角落都隐伪着巨大的阴谋。公路辐射着声音。横七竖八。

用一种眼光去交换一种安心,来强烈表示对某种无法抗拒的无力。

整个社会像是变质了一样,到处充斥着腐朽的繁忙。

 


 

 

 

 

拖着行李,驮走岁月,原路返回温热一些回忆。祈求一场快雨,然后酣畅淋漓。

以何种方式面对感情或是生活不重要,问题是以何种态度。

在城市,别问是劫是缘,遇见是一种安排。

高楼阳台,我皱眉望着你远去,背影渐失。

光线以我明亮,声音以我惊喜。

可是谁耀我以年华,允我长长久久的岁月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城市没有夜昼,光线全天候游离,声音俱与同在。

无论晨昏线怎样悄然划分昼夜,城市从不以为然。

建筑是城市的奢华灵魂。在远距离之外就给人猝不及防的无话可说。

夜里的精灵尤其多,行走的轨迹却一直越不出心灵的束缚。

踟蹰不前地向前。在现实模糊,在梦里深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城市的最大悲剧是要与人高低。她以一个生命的姿态努力昂首,像每一个活着的人一样高贵。

人予城市以想像,城市复以面貌,她是一群人的面具。生活被我们虚构,却被城市定义。

 

 

 

 

公车

公车上贮满了过去的岁月。司机常会放一些过去的歌,旋律过时,却非常入耳。仿佛司机总是停留在过去那一段时光那一个地方,与我们格格不入,而我们却远去千里。然而在司机为王的公车上,再计较经典与流行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了。听一曲流年,醉醉相忘,然后错过车站。四个轮子贴紧地面,亲吻着城市的每一寸肌肤。如我之于你的想念,爬向生活的各个角落。轮子来回,思念往返。与城市的邂逅,公车让距离近之咫尺,路过人群,路过岁月,罅隙中彳亍遥远时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步行街

为了步行而步行,归来会有满满的心情。城市因市而城,最原始的喧嚣成了现在最拥挤的享受。灯光华丽,人心躁动,声音密布,拥挤交换繁华,流行肆意滋生。横木店牌,橱窗木偶,淘窜光线,灌耳音乐,来往人群,对于一些活在另一个层面的人来说,用一次经历感觉气氛,不足为过。广场会空旷得让人觉得生活霎时是空白的,而步行街则杂乱得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夏天到最后剩下一场炎热的回忆,每一个画面都掺和着温度。时间安排我们相遇,又安排我们分离。时间早已安排好一切。我们会有很多的过去要与城市扯上关系。说到底,一切都是既定因果。我往回倒退时光,努力地想有些什么事还没有细细梳理。一去到一个城市,所有的故事就开始冗长,跌跌撞撞,循序发展。有些时光是怎么写也写不好的,所以只能任其所为。我珍视每一段感情,真挚的,嚣张的,肆意的,纯粹的。在有很多人的地方,心中会想到千万个你,可是你却是不知道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城市是我的城市,我是城市的城市。

 

 

 

写在7月初的乱语,只是一个开始,未完待续。

 

 

 

那一年,你路过我的房子,我在窗户上扶着下巴看你。隔着几个城市,彼此心安。

时钟一遁一遁的循环吞噬着我背后大把大把的光阴,记不起那时的感觉,开心还有不悦。

你窃窃私语,却言辞凿凿燃我以信仰。即使事与愿违,也要相信一切若然。

置身事外,但不窒息年华,呼吸畅快灵魂。只愿一觉醒来,心境澄明。与生活强捍地对峙,是我们向上活着的力量。

你是被不小心带回来的一张光碟,然后名正言顺地附在我的青春。 你嚣张地放肆,我看着你笑了。 

我带着你远去每一个地方,在每一个城市都让你圈地为王。你用感性反思理性,让理性自愧不如。

生活需要自己制造与之相反的意外猎奇。你用声音编织红色格调的晃荡花纹,感觉触手可及。

 


 

 

suliuer.

2010-07-01.

 

评论

(required.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