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你所说。

如你所说。

这几天忧伤迅袭,心中无所附依。感觉空荡,却又隐喻。

从上课到下课,好像一直只是在游荡。

仿佛一切都离我很远,一切都与我无关。感觉失去,又好像存在。

这种占据在脑海的意识一直紧抓不放,然后是一连串的梦,幻觉伺机而动,醒来后沉重,却又不记得梦了什么。

光线爬进眼睛,到处晃荡着阳光。彼时信仰模糊,所以活得犹豫。

给自己布置好的希冀总是被无情地搁置。生活需要重新定义。太多的时候学着习惯。

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不停地做事。整理衣柜,收拾书桌,清理抽屉,然后扫地拖地,然后冲凉,然后冼衣服,最后晾上衣服。

生活一下子焕然一新。

 

梦里太吵,记得太少。

 

六月,我一直都想写一些使自己安静下来的东西。

可是越写心里越澎湃。

越写心里越没有底。越写越会害怕。

 

以后会在哪里。

以后会在哪里。

 

 

suliuer.

2010-06-01.

 

评论

(required.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