始终都要去相信。

深夜遇故知,一如其以往。
我们以为时光循着自己的方向,却从不丝毫细微地觉察到自己轨迹的改变。
然后遗忘陈旧,错失细节。琐琐碎碎,碎碎琐琐,最后觉得再也拼凑不起,于是一并丢弃。

每一个被改变的过程都是浑然不觉的。
不是时光收回了过往,而是另一个场景替代了原来。
于是之前的时光就自然而然地被慢慢隐抹,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布满灰尘。
突然有一天,或厌倦了身边的时光,或隐藏的好奇隐隐作祟,把角落掩盖的白色盖布一揭而起。
猛然发现,不管时光如何嚣张地雕蚀着自己,我们总是能轻易找回觉得遗失后不再回来的时光。

也许我们总是在另一个地方疲于奔波,但从此岸到彼岸,心里始终要停靠着一叶渡舟。
只要有一天想要出发,便摇橹舟楫,循迹摆渡。
并不是往事不值得留恋,而是没有一种适合自己的方式,也许能与时间抗衡的只有自己的内心了。
你所要做的,只是勇敢地把那一层布抽出,而不去惶恐灰尘满地。

每一个被改变的过程都是浑然不觉的.

每一个被改变的过程都是浑然不觉的.

 

 

 

 

评论

(required.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