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许有时候就是要这样无理取闹,毫无缘由。也或许是因为深觉生活无趣便故意找找茬却总不自知。
然后用时间孤立时间。

今年的雨水赶不上最后的一趟春运火车,风高兴快活地从各个方向赶来作客。
绵想流水酥软入骨,万木冻欲折。梦梦寒。
路灯不照行人,雨点溅脚,伞影隐约轻快。

然后倦了累了,风拖着疲倦的身子在清早就吹干了大马路。
一边怨责还未尽兴便不辞而别的雨。

一桥之隔,时光老人背向提步轻喃。
要去生造多少词汇你才会理解,要如何阐述你才能透彻。
所有的困顿、渴睡,已让你掉队。

评论

(required.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