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夜天天,写淡描轻。

昨日旧日,都七七八八。
想来想去,去去来来去。

在夜里,用全身颤抖的力气竭力地挑起将要熄灭的灯芯。
我曾小心小心地关好门窗,照顾好一屋子的光亮。
希望在梦里能明稀看清楚往事的模样。

叹岁月之造,风太大油未尽灯已枯。
黑暗是一大段空白,看不清,不知道。
满满的一个梦,不知从何说起。
当闹剧变得理性,一切都变得无趣。

所有的错失都只是因为当时自己倔强到死心,到塌地。
每个人的宿命中,死亡等待最久。

走了很多年的路,才发现穿错了鞋子。
幸运的是,没有走错路。
只是,这么多年,一直都走得那么慢。
我是在等待着什么,吗?

冬日的阳光都掺了水,冰冰凉,没有味道。
在樯倾楫摧的日子里,想到未来还要老,便不禁地博自己一粲。
一翻身又做了自己的主人,真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这世界很美好,已经不需要我去拯救了。

辜负了一些没有当成一回事的往事。
过去很幼稚,但毕竟是过去了。
如果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那就去它的命中注定。

知音不耐久候,流落他方。
有一天,我突然想给在江湖的兄弟们发一句温暖到肺腑的问候。
想告诉你们,我屯了很多很多温暖,只为寒冷时,与子同泽。
我永远都记得,在我衣身单薄时,你们给的火柴。

我还会选择在一个恰当得意外的夜晚,给一个人慢慢地念一首诗。
让她知道,浪漫只是糖衣,不足以包裹我的心意。
给她写长长长长的信,上言加餐食,下言长相忆。

陪伴我很多年的人,童年少年青年,诚诚恳恳地说一声谢谢。
年年岁岁,一桌一围,我心里常惦念,天照应,雨水均匀。
我们家有一棵树,平安的年轮一圈一圈,大了起来。

“浮世若不扰攘,恩恩怨怨就荡不开了。
然而江湖终究是一场华丽泡影,生灭荣枯转眼即为他人遗忘。”
——《以箭为翅》

我高居遗忘的边缘,不合时宜地微微笑,因为我终于想不起往来黑白了。

评论

(required.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