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不惊,雨不大。

走在去超市买菜的路上,安静的心,专心一边走一边看手机。突然有小水滴落屏幕,我以为是沿路楼上滴水,不意。但走了一段水滴渐大,渐觉是雨。路上行人开始匆忙起来。

然后想起他的话,心里更加地清定从容。在以前,出门总不带伞,也不惧大小雨。虽然如此,心里却还是有几分不守神。现在,这世界还是这样的世界,但内心却仿佛远离着世界。已经是不相干。【在西方,下雨了,行人带伞的便撑伞,无伞的照常地走,没见有耸肩缩脖子的狼狈相。 在西方,道途两车相撞,双方出车,看清情况,打电话,警察来公断处理(从出事起到警察到达之前,双方不说一句话)。 仅此二则,立地可做的事,在中国,一百年后也未必能做得到。 】

你看这么多的车,红绿灯,和人。明天是这样,后天也是这样。出现过的,消失过的,恍惚的,清晰的,逃窜的念头,交叉的思路。走在路上,这路一走,就没有尽头。

可能道路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骗子,每一条你认为走完的路,其实都只是到了一个十字路口。决定走哪个方向比赶路痛苦。

岁月不饶人,我亦未曾饶过岁月。只要不去过问,和自己过不去,这生活才能过得下去。虽然很次,但足以度日。

雨依旧下,但不大。

评论

(required.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