仿佛什么事情都是在突然之间,突然想念以至于不知道自己在想念。

我看着手机,那部经常用来打电话回家的手机。你说,爸爸妈妈会不会睡了呢。

然后想到大哥。这个时候还没有睡就应该是你了。于是我打开秋秋。

咋一看,果然在线呀。于是打开你的窗口,然后突然就暗了。

滞后显示吗?

小鱼也睡了。有没有磨牙?踢被子?

一尾固执但却异常独立的鱼。

– – –

打开你的窗口,然后关掉你的窗口。

打开你们的窗口,然后关掉你们的窗口。

– – –

于是开了门去走廊,想荡几圈。

荡来荡去也只是在宿舍门口到楼梯之间。

前几天,整栋楼的走廊上边坏了的灯都换新的,晚上一亮,仿佛像是刚来时情形一样。

回忆刹时间翻新,什么都是新的。往事蜂拥着窜过脑海,然后又溺死在脑海。

过几天又会暗了,不是吗?

– – –

我刚刚是想在秋秋空间上写篇文章的。题目都想好了喂。

我知道你们知道我在这里。

前几天去打扫了一下,秋秋6.0了诶。

不就是主页加了几个模板,个人中心还是堆砌得乱七八糟。

– – –

弹出窗口真是个伟大的发明。酷狗因为弹窗被我解体了。

腾秋秋至少还弹出有用的信息,你每次都弹广告,还是一样的。

那也算了呀,你个弹出窗口也太直接了,一点美学都没有。

– – –

Web时代,到处都是跑堂的人。

刚刚不是说,深夜,突然想打个电话回家吗。

一下子离题千里。

于是想到微软visual studio里的对话。

聊我们的未来,三句话就能到聊天技术的未来。

if...then...

while...do...

– – –

H有时候会问你的睡眠和饮食。我都是嗯。有。好。

事实是宿舍没人或安静的时候我就会去睡。宿舍吵了我就起身,浸在高音量的白噪音里。

这些天宿舍常常只剩下东子和我。安静得极致。黄金繁华时间却可以睡得舒心。

前一天晚上都把书装到书包准备要上课的。第二天还是塞了车。

然后R跟我说早上两次课老师都点名了。下午停课,去了一下下图书馆,然后又闹心地回来。

– – –

那些ABCD们问我说桦二季发布了吗。

我说好啊。等我失眠的时候。

-你不是一直熬夜的吗?

-是啊。为了不失眠,所以熬夜。

– – –

而实际上,我不失眠,也没有熬夜。

我是如此热爱生活,怎舍得。

– – –

P突然有一天跟我说有玩新浪微博么。我想你玩微博肯定很精彩。去开新浪微博吧,我想看你写的微博。

这玩意儿不早开了呀。可这玩意不跟偷菜一样么?这不摆明想偷我菜啊。

话是这么说,我第一个关注了P。当然P成了我第一个粉丝。

后来的情况是:我变成了僵粉,然后却一直在偷P的菜。

– – –

然后打开P的窗口,他上面写着:今年,我22岁。

然后我又想到一个很致命的问题。

我今年多少岁了???

– – –

别人问我你多大的时候,我都说我90的。

久而久之,就忘了自己多大了。

– – –

深夜,突然想打个电话回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

(required.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