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对自己太不争气了,对任何一个人表现出太明显的喜好厌恶。
我以为高中时候已经看透了善恶,却不想到了大学仍看不清这一切。

那些不能容忍的,我已经退得太远,太远了。然后突然有一天,燥点突然爆了。
只是我一时想不开。这是命里一劫,有缘有由。

生怕别人不知道,又生怕别人知道。
藏在心里的正邪明争暗斗。人都是自私的东西,有一天邪胜了,然后怒了。

佛祖,我且问您,您念经的时候,一只苍蝇在您耳边很娘们并且大声乱嗡嚷,你会如此举动?
您是轻轻把它拭走吗?
但没错,它又来,而且这次比上次更大声,毫无顾忌,完全不把我佛放在眼里。
您且如何?依旧把它轻轻拭走?
佛祖,您不要因为众生平等,却把善恶丢掷一边。
然而您又不会狠狠发力,一巴掌过去,叫那厮丢魂弃命。

若以佛渡人,太慢;若暴力解决,却又生猛。
这世界不像佛门清静,佛祖您无此担忧扰心。

原来我以为有了白噪音便安心去容忍,却不想一连如此,把自己的耳朵闹得生疼。
我以为不去计较,事事皆无,却不想自己一直在跟自己计较。

这一切怕是佛祖您亲手安排,让我须知命里会有此一劫。
但您要我明白何甚,且为我此愚钝指引明路。

评论

(required.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)